《我不是藥神》刺痛的心:普通人得了癌癥,怎么活?

來源:360健康 時間:2018-07-07
【導 讀】我病了三年,四萬塊錢的一瓶藥,我吃了三年后。房子吃沒了,家人被我吃垮了……”聲嘶力竭的哭訴,是近期大熱的影片《我不是藥神》中一句臺詞,也是無數腫瘤患者的真實寫照。

《我不是藥神》刺痛的心:普通人得了癌癥,怎么活?

來源:《我不是藥神》劇照

癌癥,幾乎是國人看病貴看病難這個難題的最高級別,最大的恐慌——看也看不好,治也治不起。電影催發了無數眼淚,而電影之外,是癌患家庭的真實困境,生活里的苦難往往比電影更刺痛人心。

@王小立

我的老婆沒錢治病,死了。

醫生告訴我,如果要治我老婆的病,需要花五十萬。不過我沒那么多錢啊,把家產全賣了,也只有二十萬。后來我老婆死了,我就開始在街上流浪。我還記得我老婆的樣子啊,她笑起來很美。我覺得我很失敗,不算一個男人吧,不能保護我的老婆。

謝謝有人想捐錢,只是我不再需要了。很久以前我很想要錢啊,很想要。我要去看她了。

@我不是蘑菇

曾見過一個六十多歲的農村老人,鼓起勇氣來醫院看病,當看到交費室報出的那一串冰冷的天文數字時。他默默的收起交費單,轉身離去。 從那時起,我才近距離體會到,原來世上真的有一群人在眼睜睜地等死,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生命因貧窮而耗竭。

“我不想死,我想活著!”這句話在劇中通過不同的角色說了好幾次,每說一次就把無助加深一層。

世界上只有一種病,是窮病

有人說,凡是能用錢擺平的事情都是小事。可對普通老百姓來說,凡是需要花錢解決的事,都是天大的事。“小病拖、大病抗,病危等著見閻王”幾乎成了我們的現實寫照,不是不想治,而是不敢治、害怕治,治不起。沒有錢,你會發現疾病面前,人若螻蟻;利益面前,人性深不可測。

《我不是藥神》刺痛的心:普通人得了癌癥,怎么活?

來源:《我不是藥神》劇照

一個普通家庭與貧困的差距,也就隔著一場病。哪怕是有車有房的中產,一場不大不小的病也能讓你捉襟見肘,在疾病面前,我們就是如此脆弱,一場病壓垮一個家庭。都說病來如山倒,有時候,倒的不止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家庭。

得了癌癥,需要花多少錢?

肺癌、肝癌和胃癌是癌癥中的三大排名居首,治療費用2015年的統計費用成本如下:               

《我不是藥神》刺痛的心:普通人得了癌癥,怎么活?

曾有研究中心統計了發病率最高的肺癌治療相關的項目和費用:

《我不是藥神》刺痛的心:普通人得了癌癥,怎么活?

由上圖可以看出一個完整的肺癌治療大約需要花費近60萬港幣(約合人民幣51萬左右)。

這不是一個普通家庭能承擔的數額。

我想活,有錯嗎?

劇中白血病患者呂受益,在拿到從印度帶回的低價抗癌藥后,生出的幸福期許——“我剛病的時候,老婆懷孕才6個月,每天特別想死。現在有藥有錢了,如果我兒子早點生孩子,我都可以當爺爺了。”

《我不是藥神》刺痛的心:普通人得了癌癥,怎么活?

來源:《我不是藥神》劇照

他的期許,是建立在他人走私供應低價抗癌藥基礎上的;一旦供應鏈斷裂或藥物安全性得不到保證,這些患者便又回歸身如浮萍的命運掙扎中:無力承擔高額進口藥費用,等待他們的,只能是最壞的結果。

國家政策持續改進,但仍有不足

為了讓群眾用上質量更高、價格較低的藥品,國家開展了國家藥品價格談判和國家醫保藥品目錄準入談判。

很多臨床確實需要、但是價格很高的藥品都納入了醫保目錄,比如療乳腺癌的曲妥珠單抗(赫賽汀)從1個療程2.45萬元降至7,600元,降幅達70%;治療多發性骨髓瘤的硼替佐米(萬珂)從1.36萬元/支降至6,116元/支,降幅55%……

但一些新上市的、價格昂貴的抗癌藥物或者已經證明臨床療效卻還未在上中上市的藥物,患者想用上這些藥物,又該怎么辦呢?

于是,當價格只有原研藥物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療效又差不多的仿制藥出現時,患者自然而然選擇了仿制藥。

仿制藥至少讓普通人看到了希望

仿制藥,指的是與被仿制藥(原研藥)具有相同活性、成分、劑型、給藥途徑和治療作用的替代藥品。與原研藥相比,仿制藥最大的優勢就是價格。

例如,靶向藥赫賽汀還沒有進入醫保前,正規三甲醫院 23,000左右,香港9,600左右,在印度銷售的正版6,500左右,印度生產的仿制藥5,600左右。 

這對于動輒每月花費上萬的抗癌藥來說,仿制藥這個選擇非常有吸引力。

而且從治療效果來看,仿制藥并不是假藥,正規廠商、合法渠道購買的仿制藥是可以信賴的。仿制藥生產也有硬性的質量要求,低價格不代表低質量。一款仿制藥想要審批通過,必須滿足以下6個條件:


1. 含有和原研藥相同的活性成分(非活性成分可以不同)

2. 在強度、劑型和給藥途徑上保持一致

3. 有相同的使用說明

4. 生物等效性

5. 滿足同一批對同一性、強度、純度和質量的要求

6. 滿足與原研藥相同的產品制造規范,執行同樣嚴格的標準


站在原研藥企的角度,新藥的從無到有,從選題方向到研究、臨床前開發、動物實驗、1-2-3-4期臨床試驗、FDA審批、上市銷售,整個過程需要持續不斷地投入大量的資金和原料以及頂級的研發人員。

印度在藥物方面是開放“專利強制許可制度”的,因為“我們第三世界國家這么窮,你們歐美大國專利藥這么貴,我的人民得了絕癥難道就要活活等死么,不給我仿我也要仿”。

我們很難去批判在仿制藥“強仿”這件事的是非。從實際結果來說,低價仿制藥給很多患者帶來了希望和機會,因病致貧的家庭太多,羨慕有錢能買原研藥的,也慶幸普通百姓還有仿制藥可以買到。

因為在廣大看不起病的病人眼中,他們不在乎知識產權,不在乎是不是犯法。他們只知道,這能救自己的命。他們不明白,普通人想要活著,怎么都成了奢望?


 


文章的最后,我們需要提醒各位的是,選擇仿制藥的時候,務必要注意藥品的渠道:1、選擇當地規模較大的仿制藥企業生產的藥品;2、選擇正規的跨境醫療服務機構,別耽誤治療時機。


如果您或身邊的朋友正在憂心忐忑中尋求用得起的救命藥,我們可在全球范圍幫助您尋找可靠的藥企、提供藥品信息服務。


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留下“聯系方式”“藥品需求”,我們會在72小時內答復您。


▼▼▼

《我不是藥神》刺痛的心:普通人得了癌癥,怎么活?

該文由360健康出品,未經允許拒絕任何形式的轉載,投稿/合作:[email protected]

  • 藥說
標簽: 腫瘤
看了又看
猜你感興趣
回到頂部
一分赛车计划网页版 哪个看视频赚钱一月赚几千 便宜的自助餐怎么赚钱 2017冬季做什么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前二走势 舟山星空棋牌下载网址 电子商务行业是如何赚钱的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今天81期 36棋牌下载最新版 云南福彩中奖记录 手游棋牌赢现金手机版 手机微信做什么赚钱 山东群英会最新走势图